plurk

如果你想要噗浪,目前你有幾個方法:開網頁瀏覽器,用手機。事實上推特的老玩家都知道,推特上有很多所謂的「Desktop Client」的應用程式。這類型的小程式,可以讓你不需要開網頁瀏覽器,就可以直接用推特發訊息、瀏覽等等。這種小程式的好處,在於你不需要開瀏覽器,而且可以省掉網頁下載的時間。舉例像是Windows Vista的sidebar(資訊看板),或是Yahoo!widgets都是類似的功能。


今天在浪上,看到Vista(噗浪帳號:vista)與工頭堅(噗浪帳號:kenworker)轉噗一個新功能Plurkair,基本上這應該是Plurk上頭很少數的Desktop Client端小程式,整個版面是依照plurk手機版網頁(www.plurk.com/m)去製作的。由於手機版的網頁Loading非常小,如果你的電腦跑不太動Plurk.com的程式,這倒是一個還不錯,而且簡單的功能。


Plurk Air桌面應用程式:

作業系統:Windows與Mac OS X 10.5.4
準備工作:你可能需要預先下載Adobe air,(下載網址:http://www.adobe.com/tw/products/air/


plurk air-1

Step 1:請先到「Inquisitr」網站上,有Plurkair的介紹(按這裡)。往下拉,就會看到《Download》按鈕,按下去,將檔案另存在你的電腦內,然後去執行吧!(檔案才68K而已,很小)

Plurkair下載網址:按這裡



plurk air-2

Step 2:接著,就是安裝它



plurk air-3
Step 3:執行完畢之後,就會出現這個對話框,輸入帳號密碼即可



plurk air-5
Step 4:接著你就發現你的桌面上,多了一個右邊的小視窗。基本上plurkair是根據噗浪行動版網頁去設計的,對電腦的負擔並不大,而且每3分鐘會自動更新一次。



plurk air-4
Step 5:當然你也可以全螢幕看Plurkair,不過好像太招搖了!


基本上,Plurkair的閱讀方式,就是傳統微網誌由上到下的閱讀方式,跟噗浪本身的以水平時間軸,由左向右閱讀的方式完全不同,有用推特的人應該會習慣,但對於絕大多數沒有用過其他微網誌服務的朋友來說,初期可能會不太習慣。但其實看久了也還好,這也算是讓你提前適應手機版的閱讀方式,未來有一天當你決定使用手機上網追浪的時候,就不會覺得怪怪了。


目前Plurkair設定自動更新的時間是3分鐘,不會佔用太多的電腦資源,但相對功能就比較陽春,《推》功能裡面自動上傳網址、圖片、youtube影片的功能都沒有,也不能指定回覆,我想假以時日,應該就會有進階的版本出來了。



【同場加映】

有用Google的朋友,應該對可以自設小工具的iGoogle並不陌生。事實上在iGoogle上,也有Plurk相關的應用程式,從左上角的《新增小工具》中,進去打上Plurk就可以看到了!


Google plurk mobile-1
Step 1:在新增小工具內輸入Plurk,可以看到七個跟Plurk有關的小工具(打噗浪是找不到的),我就選擇了Plurk Mobile這個



Google plurk mobile-2
Step 2:接著你就發現你的iGoogle首頁,會多出一個Plurk行動版網頁的視框,意思跟Plurkair差不多,只不過要開瀏覽器的iGoogle看而已。哪種比較適合你,看倌就自己挑吧!

 

本文作者:Jeremy在流浪
噗浪帳號:http://www.plurk.com/jeremy_3c

放浪人生的非官方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plurk_life


創作者介紹

我們的放浪人生-噗浪(Plurk)台灣非官方部落格

plu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3)

發表留言
  • winterc
  • 這個好這個好!
  • 哇係阿罵
  • 這樣子.跟行動版有啥差別..不用開瀏覽器的意思嗎
  • 對滴

    plurker 於 2009/04/15 17:59 回覆

  • finochio
  • 下載了plurkair.air卻無法執行耶。windows無法執行這個檔案,windows需要知道是由哪個程式建立的!
  • 你可能先要下載Adobe air
    網址:http://www.adobe.com/tw/products/air/

    plurker 於 2009/04/16 12:57 回覆

  • linda0702
  • 你好~我也有下載~但也是和樓上的一樣
    我有先下載Adobe ail 後才安裝 plurkair
    但安裝後沒啥反應~
    但~資料夾裏出現一個IE連結~
    點進去之後~跟你文章說的內容一樣耶~!
    這樣還要重新安裝嗎?
  • yuki
  • 我也同4樓的,thanks
  • Softy
  • 副檔名改成.air就可以安裝了
  • 星寂
  • 為什麼plurkair上面顯示的時間和現在的時間差那麼多啊@@
  • roye7917
  • plurkair似乎沒有回到上一頁??而且我點開圖片之後就無法回到噗面了呢......
  • Haru
  • 已經安裝Adobe air
    plurkair下載之後不能安裝呢
    因為我找不到安裝檔
    請問要點哪一個安裝或把哪一個檔改成.air呢
  •  *咩~*
  • 超讚ㄉ ~~
  • 訪客
  • 觀自在菩薩
    ──蔡青利見道報告
    弟子蔡青利
    一心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
    一心頂禮極樂世界阿彌陀佛
    一心頂禮觀世音菩薩
    一心頂禮大勢至菩薩
    一心頂禮恩師平實菩薩
    回憶兒時,自懂事以來,便經常抬頭望著天際……尋思著:「我從何處來?為什麼要來?以後又要去哪裡?」小時候鄉下住家的廁所是在屋外六十公尺處;從廁所的小窗望出去,便可見遠處高低隆起的墓地。 我每每起身以後遠遠望去,思緒便升起……人都一定要離開世間呵! 死後就要永永遠遠地躺在那隆起的墓底……等,而我呢? 這一生再如何地美好、如何地努力,亦將終歸於零、終歸於滅,如前人一般躺在那淒暗的地底……想著想著……竟悲從中來,淚水便不住的湧了出來。 於是經常地反問自己:我這一生究竟為何而來?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? 人生的價值定位在哪兒? 而「我」,這個「我」到底是誰? 生命的疑惑一直盤旋不去。 〔編案:此篇文中之「……」,乃是原文即已使用「……」等符號,以下皆同。 〕
    及至婚後,我雖於家庭及工作上,不失用心盡份地去做,然內心深處,總有一股強烈的力量,片刻不離地似在提示我:外在的努力或追求,那不過是我應盡的責任與義務,真正的方向是往尋覓自己的道上邁進,去找尋安心之道。 故平時除工作、照顧家庭外,多餘的時間,是我最珍貴的獨處時候:一旦得空,我是絕不願花在閒逛或旅遊上的。 兩個孩子的旅遊行程,經常是我同修帶著他們去玩,而我總是藉「看家」的理由而缺席。 在此,對我的同修致上感恩之意! 得空之時,我便將這些時間拿來唸佛、閱讀佛書,及後來學的無相拜佛。 每天晚上就寢前,也必定要閱讀些許,方能安然入睡。
    十多年的學佛過程,學習過淨土宗、現代禪的課程、淨土真宗等。 然對生命的疑惑仍舊存在,修行的過程進進退退:一會兒覺得法喜充滿,不久便又煩惱、疑惑生起……等,起起落落的心緒不能計其次數。 直到現在明白真心後,才恍然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;原來以前的修行方法,是在意識上作功夫,猶如鏡上拭塵,雖時時勤拂拭,但仍會惹塵埃。 難怪乎進進退退、煩惱不已。 現在明心了,知道要轉依無生的真心,知道有個不生滅的「我」之後,對於外塵境的生生滅滅、起起落落,自然不會隨之起舞。 親見本來面目的功德真是太妙了!
    接觸正覺同修會,是在一九九六年中,一次前往○○師父的精舍,師父告之:「我有一修行之寶。」於是隨其上樓,師父就將導師大作《無相念佛、念佛三昧修學次第》及《禪── 悟前與悟後》三書贈於我。 在修行上,我非常感恩○○師父引導我進入此法門(在此禮謝○○師父) 。
    回家後,先讀完《無相念佛》,心中甚覺與此法門相應。 晚上繼續閱覽《悟前與悟後》……猶記當時,我是歡喜顫抖地邊閱邊流淚……嘆息道:所謂末法時期,竟能有此大善知識出世,為末法眾生演說教導此無上大法……內心的沸騰如何言喻呀! ……我讀著讀著……不覺東方天際已露魚肚白……。 我很清楚:這法門不同於我過去所修學之法。 導師在書上所言述的修行理路相當清楚,若依法修持,定可直通明心見性的菩薩大道。
    起初與○○師父前往正覺的桃園友會共修,次數不多;後因路途遠而作罷,於是在家裡自己練習無相拜佛及憶佛的功夫。 可喜的是: 導師於二○○○年起在台中授課,嘉惠中、南部有緣的佛弟子。 三年的共修,敬佩導師的智慧如海、說法無礙,開啟弟子佛法的正知正見! 心中常生起「吾何其福德,有幸跟隨此大善知識修學佛法!」感恩至極呵! 共修期間,雖尚未明心,然(已漸漸具足正知見) 於坊間書店上的佛學著作,漸漸地有著難以翻閱下去之心情,因此心中更清楚何謂佛法? 何謂正法? 實萬分感激導師三年孜孜不倦的說法教導;亦十分敬佩、感恩師娘,在這三年台中班的課程中,不辭路程遙遠的舟車勞頓,一路照顧導師南下說法,為的也是我們這些求法若渴的眾生! 三年的時光,南下北上、來往多少回! 多麼辛苦用心呵! 若非菩薩再來,怎能有如此的大悲心? 不求回報、不求名聞利養,只一心一意的要把正法留傳下來! 這般的大菩薩,普天之下,何處尋覓! 在此,弟子頂禮感恩導師與師娘:您們辛苦了! 此恩如何回報!
    這次禪三報名,蒙佛菩薩加被, 導師的慈悲,得以僥倖錄取;內心是既驚且喜,誠惶誠恐。 懈怠如我,深恐有負導師之教導。 禪三前,更加專注於作功夫。 在一次禮佛中,當下似乎感受到另一個心的運作;然而疑惑不定,信心不足。 心想:還是到禪堂時再說吧!
    禪三的第二天早晨經行中,透過導師的機鋒,隱約知道真心在哪裏? 但是,依舊模糊。 進入小參室, 導師問我: 「哪個是真心? 」我○○示之。 這時, 導師慈悲的說:「 這是○○、這是○○,它怎麼是呢? 」當時我一聽:是啊! 這確實是○○與○○,怎麼解釋呢? 導師就告之:「 你再去整理。整理好了再告訴監香老師,可以者,會再安排小參。 」我請求導師告訴我如何整理, 導師慈悲地說:「 我告訴你如何整理,那是我的啊! 」也對! 我應自己再去禮佛、再整理才是。 然而從何下手?
    禮謝導師,離開小參室,我的心既沉重、且茫然……要懺悔啊! 要發願啊! 要求佛菩薩加持……我在大殿佛前,更加懺悔自己(的業障),並發願、迴向……。 這天的晚餐及隔天的早餐,我真的是食不下嚥,參到苦不堪言。
    第三天早齋過堂畢, 導師讓我與另一師姊「 洗碗」去。 我們倆用一般的速度洗著碗盤。 一會兒, 導師過來,很慈悲和顏地教導我們要洗○○,並且去注意○○○○○……。 照著導師的教導,洗得○○,注意○○……剎時! 啊! 我知道了! 是祂! 肯定是祂! ○○! ○○……沒錯! 就是祂! 如此親切、如此清楚,從來不離妄心這個我,沒錯! ○○和○○裏都有祂……再細細體會去……於是才知道:《心經》裏為何不稱「觀世音」菩薩,為何卻稱「觀自在」菩薩,祂原來就「自在」嘛! 我今始明白! 想到導師在早齋當中,使機鋒曰: 「不要以為吃飯是理所當然的。 」「 肚子餓了,想吃飯也是煩惱,但是這煩惱裏有『菩提』噢! 」祖師說:「吃喝拉撒皆有佛法……」可不是嗎! ? 我懂了! 連著下來兩天, 導師的機鋒,我都知道了。 事實上, 導師在禪堂慈悲的法演,在在早已明示了。
    第二次進入小參室, 導師慈顏地聽我道出真心如何、如何……並且考了三道題。 我自己很訝異這一道道題出現時,竟能清楚明確地回答導師。 深深地感受到:接受大善知識的印可攝受之後,那智慧的門剎時開啟了;過去不懂的經句,猶如泉湧般的出現……這時全都懂了! 我太高興了,太感恩了! 太感激了……如何道出這心情? ! 誰能知曉? ! 唯我同修會中明心之同修道侶呵!
    說感恩導師,實未能表達出弟子內心萬分之一的感激之情! 唯有常在佛菩薩前,禮佛功德迴向恩師及師娘:身體康泰、長壽住世,為眾生常轉法輪!
    阿彌陀佛
    弟子蔡青利合十
  • 訪客
  • 福智八年

    …正雄居士…

    以末學的親身經歷來說,末學曾經於新竹的藏密應成派中觀,在臺灣弘傳“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團體”護持八年之久;在這期間,不但認同許多西藏喇嘛教的邪說、邪法、邪教導,而且還廣為宣說,譬如為人宣說:只要熟背《廣論》就可以成佛、末法時期沒有證悟這回事、沒有西方極樂世界、不談 阿彌陀佛、只要多思惟、多觀想就可以成就,得初果是異想天開、證空性不是今生之事、護持法人事業(此事業不是 佛說的弘法事業,而是在他們的貿易賺錢的事業中做義工)就是福智資糧、否定末那識及阿賴耶識、除《廣論》外不須研討其他佛菩薩的經論、不必瞭解奢摩他及毗缽舍那、無上瑜伽是最殊勝之法……,不勝枚舉。當時末學也自認為是在護持正法,滿心歡喜;殊不知如是所謂的護持正法,實為護持邪法殘害眾生的大惡業,其中甚至多已成就謗佛、謗法、謗勝義菩薩僧的極重惡業,也是無間地獄之業。只歎末學當初無擇法智能,誤入歧途,不但白白荒廢八年之歲月,而所得到的卻是誹謗正法的大惡業,無奈當時還沾沾自喜,以為學到了真正佛法。直到有一天,佛菩薩慈悲救拔讓末學忽然間醒悟了,頓時心中起疑:依文解義式的研討《廣論》就是在修學佛法嗎?為鳳山寺的福智團體作生意賺錢就是佛法嗎?為他們去當工人、當農夫,賺錢給他們支持藏密喇嘛教就是佛法嗎?天天喊著“要一切智智”,卻不知道什麼是一切智智,這樣能成佛嗎?因這些疑問不得開解,乃毅然決然離開新竹鳳山寺的《廣論》團體,重新尋找真正能引導學人明心見性的真善知識。

    末學離開藏密的團體之後,到處尋覓真善知識,還好在此有生之年,正法緣成熟,在正覺講堂遇到真正的善知識,在導師 平實菩薩與親教師 正圜菩薩教導之下,從頭開始修學真正的佛法。在禪淨班上課期間,透過善知識的教導,修學動中定力及參禪知見;善知識並且諄諄教誨一定要如法懺悔等事,把往昔的諸惡業懺除乾淨,並祈求佛菩薩的加持,發起菩薩大願;不但自己求悟得悟,更要幫助他人能求悟得悟;最後把功德回向累劫之怨親債主,以減少道業上的障礙。末學遵從善知識的教誨,於是天天在 佛前以至誠心懺悔、祈求、發願、回向等四事,這樣整整花了一年的時間從無間斷,終於在二○○三年十月初,夢見好相,親見 佛世尊前來加持。此後沒幾天,一念相應而觸證空性如來藏,般若慧頓開,從此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海闊天空,遨遊佛菩提道的浩瀚法海,這是末學這幾年來的親身體驗。末學並鄭重在三寶前向大眾宣示:真實有空性如來藏在眾生身中。無始劫以來祂就存在;現在如是,未來也如是;入無餘涅槃時如是,成佛時也如是;祂無形無相,是金剛體性,無有一法可以壞滅祂。這絕非妄想欺誑之語,只要依法如實如理修行,任何人都可以找到祂、觸證祂、體驗祂、轉依祂。以上是以末學的親身經歷,供養有心學佛的佛門同修作為參考。

    福智八年

    ──徐義雄見道報告
    一心頂禮釋迦如來
    一心頂禮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
    一心頂禮蕭平實導師
    一心頂禮張正圜老師
    諸佛菩薩祈加持往昔惡業皆懺悔所修功德皆迴向冤親債主皆歡喜
    往日岐途過半百今已緣熟遇明師導師已陳菩提路循途用功即能成
    願我追隨蕭導師努力修學無相法憶佛話頭皆成片證得蘊界二取空
    願我明心得正法啟開佛門成佛子悟後起修解般若不再迂迴覓歸途
    願我早日破重關眼見佛性如幻化培植福德修淨業性障漸除薄三毒
    願我證得如陽焰邁向十行迴向位深解唯識真實理護持了義正法門
    願我餘生能出家宣揚導師正法理不惜性命摧邪魔導引眾生歸正途
    願我生生世世中皈依聖者蕭導師座下佛子齊努力令佛正法永恆傳
   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

    終於解三了,此時夜幕低垂,天空飄著濛濛細雨,不見星星、不見月亮,大地一片寧靜,而內心不斷的起伏著,不知是興奮、還是惶恐。 回首來時路,已不見蹤影;「道人若要尋歸路,但向塵中了自心」。 啊! 歸路! 這才是真正的歸路。 此時心中已不起漣漪,望眼山下,家家戶戶燈火光明,北宜公路的路燈,綿延著,不知伸向何方? 如同佛道就是這麼無止盡。 而山下芸芸眾生,猶如無頭蒼蠅,還在生死中、漂流中,悲願頓時現起:「眾生無邊誓願度,煩惱無盡誓願斷,法門無量誓願學,佛道無上誓願成。」現在,騎著如來藏大牛返塵,續佛慧命,想起導師所囑咐的任務,不論成敗,都要兩肩挑起,這是多麼重大的使命啊! 加油吧!
    記得十二年前,由於二姊(徐○○師姊,後來也加入禪淨班,也在這次禪三破參)的引介,加入「菩提道次第廣論班」──也就是「福智法人團體」──學佛。 過去從未接觸過佛法的我,一接觸,馬上就一頭栽進去,一待就是七、八年。 這期間,每天一定到福智法人報到,然後開始工作,做些雜事:例如跑跑腿啦! 整理倉庫啦! 掃廁所啦! ……等等! 晚間,每週一次研討會,每兩週上一次善行班。 所謂善行班,就是把自己或別人的底細挖出來,讓大家來討論,然後每天作記錄,他們說這個就是提昇道業的資糧;只要努力工作,就可以提升為班長或副班長,或法人事業的重要幹部。 說不好聽一些,就是揭別人的瘡疤吧!
    另外還要研討稀奇古怪的外道書籍,例如《死亡奇蹟預言》、《死亡九分鐘》……等等有關鬼神小說故事。 然後又說是為了利益眾生,於是開了很多家連鎖商店,利用不支薪水的義工,從事買賣賺錢的行業,賣些日用品、蔬果等等,應有盡有;咖啡廳、早點、午餐、晚餐,都不放過。 孰不知每多開一家連鎖店,就要關閉附近多少商家的生計呢! 他們說這就是「佛法的事業」。 然後房子一棟一棟的買,財產不斷的累積,最後用來供養達賴喇嘛,名為「弘揚正法」。
    終於有一天,我開始懷疑了:「難道這就是佛法嗎?」佛法的事業應當是把法開示給眾生聽,讓眾生有悟入的機緣。 但是七、八年來,從未聽過裡面的出家師父及在家學長講過一部經典、或一本祖師的論,只聽到說:「在家居士是煮不開的水,要證悟,那是幾劫以後的事。」越想越不對:已經偏離佛道太遠了。 要墮落下去,主持團體的人下去就好,何必拖累一大群人跟著下去呢! 於是開始裝病不去上班(事實上也是真病,經年累月不休的工作太累了,得了重感冒而引起肺積水)。 在家裡閒著,直到一九九九年底,我家同修參加林務局退休人員每年一度的聚會。 自從住台北後幾十年,她都不參加,這次說一定要參加;大概正法因緣已熟,於是南下豐原;同事給她一本《無相念佛》及兩本小冊子,帶回來給我看;看過之後身心一度震撼,這不就是我要的嗎? 隔天星期六下午,與同修兩人按址尋找,終於找到了,當時是在中山北路六段一間地下室,兩人毫不猶豫的填上報名表,接到通知:星期一晚上開始上課,從此正式成為正覺人,那是兩千年四月的事。
    第一次見到張老師,覺得很親切,親切中又帶些畏懼;過去幾十年的教書生涯,又在商場打滾了幾年,看到一位女眾居然會害怕,真是不可思議。 還好老師諄諄善誘、和顏悅色,菩薩心、老婆心,透過善巧方便,很快的學會無相拜佛、憶佛。 老師說要消減性障,否則會覆蓋道業,於是又從消減性障下工夫:消除貪、瞋、掉悔、睡眠、疑五蓋。 疑蓋,已知過去隨學的師父落處在哪裡,對自己的判斷深信不疑。 睡眠蓋,只要第二天醒來不昏沉,那怕只睡三、五小時。 掉悔蓋,只要消除掉散心,常常一心不亂;萬一有掉散心,只要掉而不悔,就可以了,不要懷念過去、籌劃將來。 以上三蓋要消減比較容易。 至於瞋恚蓋,貪不到、就起瞋,所以重點就在貪蓋;貪什麼呢? 貪著色聲香味觸五塵。 眼睛一張開就開始攀緣色境,而聲音從四面八方進來,要擋也擋不住。 至於觸塵,我們又很難做到觸而不受,苦樂憂喜捨不斷的生起。 那剩下的香和味兩塵,是比較容易下手的地方。 有多少就吃多少,不計較食物的色香味,這樣慢慢的消減對吃的執著,無形中也慢慢的不執著其他三塵。 走路不東張西望,聲音來也不起厭煩,苦樂憂喜捨,不形之於色,都安住在憶佛之念當中,再加上無相拜佛,覺得自己的定力:感覺得出來,不斷的增長中。
    二○○二年十月參加禪一時,樂觸境界突然爆發出來(後來透過導師的解說,才知道是初禪善根發),兩天兩夜覺明現前,處在樂觸境界當中;當時不懂,我以為觸到如來藏了,結果張老師潑了我一盆冷水說:「這是三界內有形有相的法,如來藏是無形無相的;樂觸生起,要擋也擋不住,順其自然就好。」老師問我:「還有沒有別的?」我說沒有。 老師不再講話,我就默然的離開小參室,從此不再提這種念頭。
    很快的,兩年半的課程結束,抱著滿滿的信心報名禪三,結果沒有錄取,當時覺得有點失落感;隔幾天,似乎有人在耳根告訴我說:「不能退、不能退。」對啊! 好不容易才遇到真正的法,怎能輕言放棄呢! 於是馬上打電話給張老師,說我對老師的信心決不退轉,我一定要在老師的座下開悟。 老師說一定是緣未具足,叫我多作懺悔、祈求、發願及迴向四事;於是當天就寫下了懺悔文,內容包含四事,當作每天必行的早課,一年來從未間斷。 不知不覺的一年又過去了,老師看我的緣已熟,定力、慧力、福德、信心都具足,性障也消減到差不多了,於是遞給我報名表,我就二度報名禪三,終於錄取,也終於破參。
    在這裡,我想要告訴未破參的同修們我的體會:定力和性障兩者,有絕對的關係;性障越消減、定力就越增,定力越增、性障更減,兩者相輔相成。 有了定力,則憶佛及話頭的功夫容易成片;有了定力,參究時才能有疑情的產生;有疑情時,內外的一舉一動,隨時都是一念相應慧的緣,所以基本上要從消減性障及透過拜佛憶佛的功夫來增長定力。 至於慧力, 平時老師上課後,回去要作整理;禪一時,老師的開示,也要好好的體會,每一句話都是禪機,這都是破參的緣。 還有每天要作懺悔……等四事,每月一次的大悲懺法會,一定要參加懺悔。
    由於我一年來,每天從未間斷的作懺悔……等四事,真的,就與佛菩薩相應到了。 就在遞出報名表後沒幾天,在夢中親見佛來加持;那個夢境到現在都還歷歷在目,非常清晰。 其實那個時候, 佛已經把密意告訴了我,但是我錯過了機緣。 還好十月十一日拜大悲懺時,至誠懇切的懺悔,感動了觀世音菩薩,祂千手護持、千眼觀照,就在當天下午,疑情正濃,拜佛時,祂化現了一隻蚊子(我相信一定是祂化現),在我耳邊嗡嗡的叫,好久都不肯離去,○○○○○○○○○○○○,就在那一剎那,我觸證到了,這不就是如來藏○○○嗎? 祂無形無相,遍一切時、一切處,真體與妄用,和合運作無間。 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費了好大的功夫啊! 當下我整個人都傻住了,頓時感覺佛菩薩的威神力不可思議。 於是上課時登記小參把經過的內容報告老師,老師一直笑著聽我敘述,不置可否,最後只說了一句話:「繼續拜佛、繼續參。」
    回到家繼續參,就是找不到還有其他的入處,不如自己先來個驗證吧! 首先把五蘊十八界的運作過程,全部舖陳開來,找出真心的安立處。 這一安立,結果把墨汁和清水全部分開,還原成「清水是清水,墨汁是墨汁」。 再回憶佛在夢中的示現,看到佛從很遠的地方慢步的走過來,到大眾面前,只講了一句話:「來加持你們啊!」然後慢步的走進一間屋子。 一會兒,又慢步走出來,到大眾面前站立不動,默然良久,轉身又慢步走回原來的地方,直到消失。 這個夢境,再配合《金剛經》○○○,這不都是在提示如來藏嗎? 回頭看自己每天的○○,○○○直到○○○○,一切的○○○○,也不都是如此嗎? 「○○○○○○○○○」,「眾生日用而不知」,的確是這樣。 這時心裡已有七、八分把握,此時距離禪三還有一個多月,抱著祂又不能講,又不能放,真是苦不堪言,那時才體會到「啐啄同時」的道理。
    好不容易挨到上山了,第一天拜懺時,懺到內心深處,淚水一直的湧出,護三菩薩忙著遞手紙,擦了又濕,濕了又擦。 忽然覺察到:從如來藏來看這一切,都是虛妄的,何必隨境起舞呢? 於是把話頭掛上去,心安定了下來。 接著蒙山施食,之後監香老師說明禪堂規矩,然後主三和尚開示,斷了學員的三縛結,○○○○○。 晚上主三和尚講解曹山本寂禪師公案,聽了非常相應,尤其最後一則印象深刻:銳禪師問曹山禪師:「如何是祖師意?」曹山禪師說:「你把手伸出來。」於是銳禪師伸出了手,曹山禪師就在他的手指頭上數:「一二三四五,足!」不多不少是五支。 公案講完, 主三和尚就下座,開始數幾位學員的手指頭,每個人不多也不少,都是五支,然後一個個問:「知道嗎?」大家都一臉茫然。 當時主三和尚沒問到我,如果問了我,我一定說知道,因為我真的知道。
    第二天上午經行後,開始小參,輪到我一進小參室, 主三和尚就問:「有沒有入處?」我很篤定的說:「有!」就把過去所觸證的,加以自身的體驗,及昨晚的公案,和今早的經行,所感觸的,一五一十的和盤托出, 主三和尚只問了我一個問題:《楞伽經》上講的○○○ ○、○○○○,我一一的回答,看起來主三和尚非常滿意。 最後給我兩道題目,叫我下去參,越細越好:一是「○○○○○○○○○」,一是「打坐到一念不生的時候,○○○○○○○?」並交待明天回答。 回到座位上,苦參不得其意,不要說越細越好,連表皮都不知道,要如何參呢! 這下子心開始慌了,好不容易才過了第一關,難道會死在第二關? 那豈不是前功盡棄? 既然禁語,當然不能問別人,那麼問監香老師張老師,看能不能得到一點入處;可是張老師連理都不理我,怎辦呢? 靈機一動,怎麼把祂忘了? 於是趕快跪下,至誠祈求佛菩薩幫忙。
    到了第三天下午,要開始喝茶, 主三和尚再度叫我小參,回答昨天的問題;進入小參室,就把過去有關知見及第一天和尚的開示,大概敘述一下,但是自己覺得不很完整; 都是老師的東西,不是自己的體驗;最後和尚慈悲,還是叫我喝茶去;此時心中才真正的放下一塊大石頭,終於過關了。 回到座位上,按照主三和尚的指示喝無生茶,體會真心○○○○○? 妄心在○○○○○? 最後○○○○○○。 還是只體會很粗淺,雖然主三和尚抽空出來,在我身上點了幾下,我還是不知其意,直到解三前,還喝不出所謂極細的部份。 最後主三和尚就集合已破參的同修,集體解說;光是提起茶杯,就講了半天,何況要把茶喝下去,那豈不是四天三夜也說不完。 這時才瞭解,真心是這麼忙,妄心也這麼忙,真妄心無時無刻和合運作無間。 此時由衷的佩服: 導師的智慧如海,深不可測。 自己何德何能,跟到了這樣的大善知識;如果沒有導師,我現在還在隨波逐流當中。 現在已踏入佛門了,更應該進一步求見性,在道業上繼續增長,否則怎對得起導師呢!
    寫到這裡,真是感慨萬千,要感恩的人實在太多了,除了導師已舖好的一條成佛之道(編案:把佛所說的成佛之道整理出來)讓我們循序修學,及張老師三年下來不辭辛勞的教誨外,還要感恩這次的護三菩薩們辛苦護持,還要感恩正覺同修們的鼓勵及家人的關心,更要感恩佛菩薩的加持,在此,再度的說一聲:「謝謝!」
    破參之後,更覺得佛法的奧妙,一層比一層深,並非如四大名山學眾所能瞭解,也非如所謂佛學院學術研究機構的專家學者所能知悉。 祂不分學歷,不分年齡,不分性別,只要有福德者,就能遇真善知識,在祂的引領下,就能證悟破參。
    綜觀現今教界附佛外道猖獗,尤其藏密中觀應成派的邪見,無孔不入;他們食如來食、穿如來衣、住如來家,卻說邪魔外道之法來取代佛教正法;而各大山頭又大力護持或夤緣藏密,使宗門正法難以在人間立足。 正當宗門正法瀕臨危急存亡之際,慶幸還有大慈大悲的菩薩示現人間,舉正法纛,砥柱中流。 但畢竟勢單人孤;在此,我要大聲急呼:凡我正覺人,不論已悟未悟,都要團結一致,在導師的引領之下,努力修學、充實自己,在佛道上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個個肩負起摧邪顯正的大任,好讓一息尚存的正法脈,能永續流傳,讓後世學人尚有宗門正法可聞,盡力救護眾生都迴歸正道,千萬不要再明裡暗裡阻撓導師救護眾生的大行!
    最後,願以證悟功德,迴向今生及往昔諸生的父母、師長、兄弟、姊妹、配偶、子女及諸親友:並希望大家早日皈命三寶,共同修學了義正法,在未來的生生世世中,成為同修道友,一起相互扶持,早日明心見性,得入見道菩薩位中,共同荷擔如來家業,直至成佛。
    願消三障諸煩惱 願得智慧真明了
    普願災障悉消除 世世常行菩薩道
   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
   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
   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
    佛弟子 徐義雄頂禮
    二○○三年十一月三○日
  • 訪客
  • 藏傳佛教演進的過程
    佛教未傳入西藏之前,西藏當地已有民間信仰的「苯教」流傳,作法事供養鬼神、祈求降福之類,是西藏本有的民間信仰。到了唐代藏王松贊干布引進所謂的「佛教」,也就是天竺密教時期的坦特羅佛教──左道密宗──成為西藏正式的國教;為了適應民情,把原有的「苯教」民間鬼神信仰融入藏傳「佛教」中,從此變質的藏傳「佛教」溢發邪謬而不單只有左道密宗的雙身法,也就是男女雙修。由後來的阿底峽傳入西藏的「佛教」,雖未公然弘傳雙身法,但也一樣有暗中弘傳。但是前弘期的蓮花生已正式把印度教性力派的「雙身修法」帶進西藏,融入密教中公然弘傳,因此所謂的「藏傳佛教」已完全脫離佛教的法義,甚至最基本的佛教表相也都背離了,所以「藏傳佛教」正確的名稱應該是「喇嘛教」也就是──左道密宗融合了西藏民間信仰──已經不算是佛教了。  到了西元一九六○年,達賴十四世流亡印度,於印度北方達蘭莎拉成立臨時政府,於是中觀應成派的魔掌才伸向台灣,透過新竹鳳山寺的「福智菩提道次第廣論」團體來弘揚,於是藏密喇嘛教在台灣開始快速成長。  
    在此之前,則只有印順等人獨力弘傳應成派中觀邪見,不太被台灣佛教界接受;但在長期弘傳以後,由於星雲、證嚴勢力坐大以後公開支持,再加上聖嚴法師的非正式支持,昭慧才能漸漸有傳法的空間。但印順的思想全部承襲自藏密黃教的應成派中觀思想,他的師父太虛大師一直反對他的思想與說法,說他把佛法拆解的支離破碎了;他在台灣的初弘期,也曾遭遇到佛教界的強烈批評,甚至慈航法師還公開燒燬印順書籍的事件,並且公開的預言說:將來自然會有人來收拾印順。如今印順的應成派中觀,已被佛教界證明全屬常見外道的境界,全都以意識心為中心來解釋中道般若,具足斷常二見。  
    八世紀中業(約唐朝代宗時),由赤松德貞主政,聘請印度人靜命(西元七○五~七六二)入藏建廟立僧;再聘請蓮花生入藏,弘揚天竺坦特羅佛教的密法,即是佛教研究者所說的左道密宗;這就是藏人所謂的前弘時期,已由佛教轉變成外道本質的密教了。傳入西藏時的天竺佛教早已被密教所取代,當時的天竺密教後期已融合了佛教、婆羅門教及印度教性力派雙身法,成為印度佛教的主軸,真正之佛教在當時的印度可以說是已被移花接木、李代桃僵而消滅了。在前弘期,蓮花生把左道密教傳入後,藏地才有寧瑪派的出現,俗稱紅教,以宣揚蓮花生的左道密法為主,所以寧瑪派為西藏密教最早的派別。在後弘期,阿底峽入藏,再度完整的把左道密法與應成派中觀邪見傳入西藏,於是噶當派形成。因為左道密法的修習,稀奇古怪、荒誕不經,是污穢行淫的邪道,本與大乘佛法不能相容,但阿底峽卻很巧妙的用佛法的名相來包裝淫穢的左道密法,於是在藏地的密教就成為大乘佛教外表的代表者。  
    宗喀巴所屬的中觀應成派,把欲界最低層次師徒亂倫合修、有時也是五倫亂倫合修的邪淫之法當成佛法來教導眾生,令眾生墮愛見坑,失菩提路。又藏密喇嘛不禁止食肉,說食肉可以得到菩提路,說食肉才是佛弟子;又因為雙身法的合修,需要增強喇嘛的性能力,所以必須食用紅肉與酒,主張出家人可以肉食;如是等邪見,令追隨學法的極多眾生墮於鬼神道中,失菩提路。以上違背佛戒的情形,只是略述一二而已,學人如有興趣,可自行翻閱宗喀巴所造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的詳說。〔編案:但是必須先知道其中的隱語密意,才能讀懂宗喀巴所說的雙身法的行門與內涵意思;其中的隱語密意,詳見平實導師所著《狂密與真密》的說明。〕
    後來達賴十四世流亡印度,更把中觀應成派邪說,散佈於世界各地,讓世人誤以為:佛教就是西藏密教,西藏密教等於佛教全體。於此五濁惡世之際,魔子魔孫遍滿人間;面對這樣的情形,凡是於世尊正法之正信者,應當認清這個事實,審慎選擇真善知識,遠離惡知識與邪見,務必勤求證悟三乘菩提,如此才能真正趣入佛世尊正法大門,真正開始修學佛陀正法,才不會被藏密外道等魔子魔孫所惑,這才算是學佛,這才算是佛弟子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